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独圣 第两百八十五章 屈服

发布时间:2020-01-16 18:24:52

独圣 第两百八十五章 屈服

“果然厉害!这家伙似乎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凝聚起来,以意志合成了一尊大炉,其中燃烧着猎猎的炉火。他让炉火烧得旺旺,在其中蓄满了力量,再将这种狂暴的力量朝我掷来。这简直是单纯的大势,以力迫人啊!”李静轩深深地感受到了独孤舞这一招的可怕,明白其中用意念所引动的攻击的强大,在心下暗惊之余,却也是不吝赞叹朗声笑语。

这一刻他总算是明白独孤舞这位被药神谷称为三百两来宗门之内的最天才者究竟是如何厉害了:“他这一招只怕已经摸到了一丝炼神境的门槛了吧。”毕竟炼神境最重要的标志便是将自身的精神凝聚起来参与到招数之中。独孤舞的这一招虽然只是将意念作为一个粗浅的编织限制,却也是将自己的精神其运用起来,进而产生了这么强的威力。

“大宗门果然不容小看!”李静轩暗自念叨一声。当下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就在独孤舞推出这一掌的瞬间,李静轩也将自己的长剑向前一挑,抬高了剑锋,然后重重向下一沉,直接拉出一道凌厉鲜亮的银弧出来。

一剑斩出,银芒乍现,强大的力量涌动于锋芒之上,令虚空隐隐都在发颤。剑光闪现,无比凝练,好似一条奔腾不息的银色长河,突兀地出现,其中咆哮着狂暴的力量和凝聚着无所不破的剑意。大河奔流而行,只听得“嗤”的一声轰响,大河一般的剑光便和如山一般雄浑的掌力狠狠的碰撞在一起。一时间浪花四起,山棱崩裂,剑气与掌风相互消磨,发出令人惊叹的气流撕裂之声。

一掌,一剑,无论是独孤舞,还是李静轩都没有使用什么繁复招数,而选用了如此简单明了,简直就像是普通人打架一般的攻击。

这是他们不会什么奇招妙决么?这怎么可能……

先不说药神谷大名在外的“烘炉掌”乃是将一切都化入其中的绝世掌法,就连李静轩的“星河剑势”、“白云剑势”,以及他自身将“星河剑势”与“白云剑势”融合在一起的“星云剑诀”那更是以玄奇诡异多变而著称的。只要李静轩自己愿意,他可以将一套剑法衍化千万招术而不带重样的。可以说求变,在他们两人眼中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既然如此,那两人为什么不用多变的招数来应对,却是不约而同选择了用元气真力来硬拼呢。

这却是由独孤舞而引起的。独孤舞只想着为自己立威,想着维护药神谷名誉,所以他一开始就选择了全力以赴以势压人。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念头,如果李静轩真的不如他,自然会被他给压服了。但这只是独孤舞自己臆想的一种可能罢了。事实上,李静轩的实力并不在独孤舞之下,面对独孤舞的攻击,李静轩本能的想要反制,而他选择的反制手段是和独孤舞一样的,于是两人的动手便造成了这样的结果——一经动手,两人各施元气,比拼真力,形成了如此一招之间分生死的情况。

这是最最简单的区分胜负的方式,也是最为凶险的。在这一波近乎野蛮的交锋之中,不是一方彻底的压倒另一方,便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这样的手段,除非比斗的双方真的有生死大仇,一般是不会用的。李静轩和独孤舞如此,可以算的上是一个意外的。

只是眼下,这个意外已经形成,无论是李静轩还是独孤舞也只能咬牙切齿的支撑下去,却不敢自行后退。因为,一退便是的死亡。

当下,如雷的轰鸣声在虚空中不断的爆起,这沉闷的声响带着若有若无的震撼,让旁观的曲英和高明紧紧的皱起了眉头。无形的劲力惨烈交锋,四下里激荡而起的波纹不断的从中央向四周扩散,恍惚之中一个刹那过去,犹如经历了千百万年的李静轩和独孤舞二人身形一震,总算分了开来。

这一刻,李静轩面色平静,嘴唇轻抿,陡然爆发的劲力将他的头发吹得凌乱无比,有些飘到额前,有些则横扫于脑后。他没有心思收理这些乱发,只是将手中长剑斜斜地指向大地,两眼冒着精光,直勾勾的看着独孤舞。此时,他轻轻颠抖着身子,恍如在过筛一般,不但是他的两脚,就连他的右手也是一样。在方才的一击之中,独孤舞的掌劲,已然给他带来了太大的压力。

他已是如此,与他相对的独孤舞也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如果说凛冽的掌风浑厚如山,令人无法抗拒的话,那李静轩的剑气就像是森冷的刀锋。独孤舞用自己掌劲,磨灭了太多太多的剑气,但还有一些四散逸下的玩意儿,命中了他的身躯。这些细微的东西,无法攻破他充满元气的肌肤,却也在他的周身华服之上开了大大小小的口子。一时间,他的华服变成了破破烂烂的玩意儿,若说狼狈,眼下的他可比李静轩要狼狈得多了。但是,他已经顾不得那么许多了。他紧紧的站在那儿,双手垂在腰间,眼睛紧闭,漠然不语。

过了片刻,似乎在体悟什么的独孤舞才睁开眼眸。一瞬间他的眼底似有无尽的凌厉精光吞吐,只是这样的精芒闪得太快,不过是恍惚的一闪而过令人难以察觉。

“没想到你真的有这样的本事……看你的样子,想必你也到了引气后期了吧!”一招之下,拼斗的双方都吃了不少亏,独孤舞的眼睛微微眯起,这才正视起李静轩的实力来。他暗中估算了一下,发现李静轩的实力和自己相差不多。

“嗯,你所料不错!”独孤舞自己发现了,李静轩自然也不会顶着脖子不承认。他知道某些时候人是需要妥协的,但某些时候人需要的是硬气。能战方能言和,既然眼下是这帮需要自己展现实力的时候,那李静轩便不会将自己的实力藏着掖着,在这样有必要的时候,他也是会直接承认自己的强大。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将某些人彻底给震住。

“嗯……的确是不弱的实力。”独孤舞板着脸和声细语。只是他脸上平静,心海却如狂潮翻涌一般,一股莫名的怒气在其间淤积,一点一点的磨灭他脑中的理智。他暗怒着,眼前的事情不由得他不怒,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天才,却不想这样的天才,自己并不是唯一——至少眼前这个李静轩的脸嫩他已经看出来了,他知道李静轩的年岁恐怕还没自己大,连这么一个混逍遥殿的如孤魂野鬼一般的李静轩都能拥有引气后期的水准,那自己这么一个天才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看着李静轩的脸,独孤舞是挫败的。他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心房被怒火所灼烧。

“真是可怕的人啊!这样一个天才,我是不是要直接把他毁在这里呢?”被嫉妒攉住心思的独孤舞如此想着,心中更是有些意动。

他当下看着李静轩,瞬间便和李静轩投射过来的目光对上了。那如刀似剑的眼神直刺他的眼眸,令他一时之间有了些许恍惚。在这一个恍惚的瞬间,他感受到了李静轩那熊熊的战意,但他也看到李静轩在这熊熊战意之下,越发显得清冷平静的脸色。

“还要再打下去么?”李静轩张口轻问。

“这个……”独孤舞还是有些犹豫,他知道李静轩不好惹,但与之相对的是他对自己的宗门,和被宗门培养起来的自己,还是有一些信心的。这种信心,你要说是自信也好,说他是自大也罢。总之这一刻的独孤舞还真的不信自己会一输到底。他犹豫着,其实犹豫的结果不过是自己究竟要不要为了高明而和李静轩斗争到底。

这里说着千言万语,可到底还只是一个利益问题。

“要死斗到底吗?高家给的利益还不够啊。”独孤舞想了许多,却是久久不曾言语。

“独孤阁下,若阁下真的能让我度过眼下这一关的话。犬子在药神谷之中,将以阁下马首是瞻。”独孤舞的犹豫被高明看在眼里。老于人精的他自然明白独孤舞究竟在犹豫些什么。于是,他果断出手了,一下子就在独孤舞内心天平的一方加上了重重的筹码。

“只是一笔债务而已,你有必要将自己全部的家财都压上么?”高明的举动让曲英大惊失色,他也不是蠢材,自然晓得高明做出如此决策的究竟代表了什么,想到高明如此说话会让李静轩和独孤舞拼斗到底,曲英就有着深深的不安。他想劝说高明。

“压上就压上!反正凭着药神谷……老子就彻底的不怕他楚家了。”高明很有些癫狂的开了口。这一刻,他当真是有些不顾一切了:“一次,只要能压过他楚家一次,我还担心什么呢。”

“疯子,实在是太疯狂了。”曲英拼命的摇头。这下子,他也无法再说什么了,一切能看的只有独孤舞自己的判断了。

“是战,是和?”独孤舞琢磨了半晌,想到自己内心深处的野心,他终于做出了决定。

“看来,我们两个之间终究要分出胜负来啊!”独孤舞轻喟一声。气行周天,先天元气运转,白皙如玉的双手纷纷扬扬的拍击而出,化作漫天而落的掌影。掌影如蝶,霎似好看,而其中的力量,更是诡异多变。无数的劲道同时轰出,或刚猛或阴柔,或吞吐或收缩,变化得让人眼花缭乱起来。

“好多变的掌法!”李静轩见状,身子如飘絮一般轻盈,有如海燕一般的灵巧迅捷。他将独孤舞的掌风视为狂暴的风雨,而他则是在这风雨之中搏击的弄潮儿。当下,他脚步轻踮,带出道道残影,在独孤舞的掌风之中左右摇弋,乘风破浪。

当然,李静轩最多也只能做到“像”这一步而已,他能够在独孤舞的掌风之中躲避个几回已是很不错了。剩下的,随着独孤舞拍击出来的掌风越来越凌厉,其中的变幻越来越多,李静轩再想依靠纯粹的身法已是不可能了。

于是,在身形如荷摆风柳的过程中,银色的剑光再次亮起。李静轩出剑了。

长剑突刺,迅捷如电。才纵身到半途,旋即又衍化为种种奇招。一时间,银色的剑光在虚空中纵横交织,耀眼如星芒的光辉独孤舞的周身缭绕。李静轩身法展开,身形如魅,绕着独孤舞转圈,重重尖锐的剑啸嘶鸣不住的响起。剑剑奇险诡异的招数,于令人目不暇接的光芒交错之中,笼罩了独孤舞胸口的各大要害。

为了击败独孤舞,李静轩也是拿出了他十成十的本事。

“好凌厉的剑!”眼见李静轩的锋芒如雷霆霹雳一般,转眼就在自己的身前洒出一片耀眼的辉煌,独孤舞心中暗道不好。虽然他的手中的“烘炉掌”一直运使不停,重重奇招杀决也不住的玩李静轩的身上拍去。可以说他在一开始就已经关注着李静轩的种种。他一向以为自己已经把李静轩看得很高了,但他却绝对没有想过,李静轩一旦真正的运使剑法来,其展现出来的实力还是令人胆战心惊的。

剑锋飞扬,剑气如霜,那层层寒光剑气令他心中惊悚万分。他正待抬掌抗击,却在恍惚间感到一股冰冷森然的杀意直入心灵深处。接下来,他眼前一花,便瞅着有十几道剑光刺杀过来,其剑招之精妙,简直前所未有。不过是刷刷的数剑,就将他击出掌风皆尽挥洒切割得七零八落了。

“该死,这叫李静轩的家伙怎会有如此的剑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天下间怎么又如此无声无息的出了这么一个年轻的用剑高手,竟然……竟然比我这大宗门出身的天才还要厉害许多。混账,他这剑法快似雷霆,带着一发不可收拾的大气,简直令人无法可想啊。”独孤舞感受着不断逼近到自己身前的凌厉剑气,心中吃惊不已,他一边暗骂,一边不住的后撤。他不得不后撤,因为他心中的直觉在不断的向他发动警告,让他知道这剑锋究竟是多么的锐利无双。

第两百八十四章服软

“速退!避其锋芒!”面对李静轩这璀璨耀眼的剑势,独孤舞根本没有硬抗的想法。他相信自己的直觉,更感受到那凛冽剑气对自己掌劲切割的轻易。他不敢用自己的手去承接这锋锐的寒芒,只得本能的选择后退,下意识的想要脱离,李静轩的剑势的攻击。

当下,他心中一个念头浮起,猛然发出如雷的怒吼。霎时间,他一层炙热的火焰从他身上冒起,围着他的身子缭绕出一圈蒙蒙的红光。这却是他全力催动体内的先天元气,将一身修为疯狂运转,想要直接脱离李静轩银亮剑的结果。一时间,他残影带起,身形如飞火流星一般飞窜,一下子就后退了好几丈的距离。显然,他在这最为危险的一刻,已然将自己的身法发挥到了极致。

然而,他的后撤速度很快了,但李静轩扑前的速度更快。只见李静轩那淡青色的身子如影随形一般追着独孤舞那暗红的形影过去了。几个呼吸之后,两人之间的距离非但没有被拉开,反而互相贴近了许多。

距离没有被拉开,就证明独孤舞始终处于李静轩剑势的笼罩范围之内。李静轩连绵不断的剑势杀招不住的往独孤舞的要害杀去。其剑招是狠辣,剑势之刁钻,令独孤舞冷汗之流,不得不凝神静气,用劲心思来抵御。

无疑,在这一连串的进击之中,李静轩是占据的先手。一通厮杀下来,李静轩气势更胜,剑势也越发迅捷。

久守必失,从来就是听说过千日做贼的,又哪里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之后不久,只听得“嗤嗤”,两声轻响,在一旁观战的高明和曲英便看见虚空中一丝丝殷红的血珠飞溅而出,随之便听得独孤舞,发出一声蒙蒙的轻哼。原来如此高速的追缉战独孤舞终究是有些受不了。

虽然他也是引气后期的修士,可和李静轩这样一路杀来有着丰富拼斗经验的引气后期到底有些不同,他的修为更多是通过苦修而来。论争斗的经验,他却是根本比不得李静轩,他根本就没有应对如此高强度生死拼斗的经验。

面对李静轩越发凌厉的剑势,他尽管仗着自身出色的身法,能够及时闪避,并依靠“烘炉掌”的绝技应对李静轩大部分的攻击,可其中哪些越发显得凌厉的手段,他却是显得十分艰难。最终,伤口还是挂在了他的身上。

一剑横空,剑芒如电般闪逝,他的胸口便被轻盈的划出了两道伤口。缕缕凝练锋锐的剑气在他的血肉筋脉之中不断侵蚀着,他闷哼一声,踉跄了退后了几步,面色隐隐有些发白,身形越发抖得激烈起来。

此时,李静轩的身子已经停下了。他终究是不愿得罪药神谷的人太过。在小胜独孤舞这么一招,在其身上拉开了两道口子,带走了些许鲜血之后,他果断的止步了。在独孤舞后退的同时,他的脚步止在了独孤舞身前三尺之处,手中的长剑平肩抬起,锋锐的剑锋直指独孤舞的面门。

“还要再打么?”李静轩轻声问道。他的话语声并不大,也没有多少冷意,可是听在独孤舞乃至周边众人的耳中,配合着他长剑的锋锐,却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他们在听了这一句之后,都不由自主的心中发寒。

“还要再打么?”独孤舞被这一句说得愣了,他呆在了哪里。说实话他还是想打下去的,毕竟就这么认输也确实太没面子了,可胸口的疼痛却暗中提醒他不能再打下去了:

就这么几个呼吸,一小会的功夫,人家就可以在的你胸口开上这两道口中。若是在打下去,你拿什么和人家打?

药神谷并不是一个善于战斗的门派,他们的强项的炼丹,是制药,是依靠一次次救治修士而结下的善缘。因为擅于炼丹制药,所以药神谷的弟子们成长比其他宗门要快上一些,尤其在修行初始的时候。

在别的门派只能依靠反复的苦练调气来增长自己的元气的情况下,药神谷已然可以利用丹药的调配来增强自身的元气——在很多时候,药神谷的弟子进阶都要比别的门派容易。他们有丹药进行辅助修行,只要心性没问题,总能很快的达到一个高度。这是他们的强项。

而丹药不但让他们的修为容易提高,更让他们容易得到其他修士的爱戴。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受伤了,致残了,走火入魔了,这都需要得到救治,而在这种情况下,药神谷的弟子就是名副其实的医生。天下间有谁不看重医生的呢?没有人能够担保自己的不生病,不受伤,自然也不敢太过得罪医生。所以药神谷的弟子行走在外,往往会被人看高一线。

药神谷弟子在外的人缘不错,大家也基本不会怎么得罪他。但,这并不代表药神谷弟子的战力就异常强大。尽管“烘炉掌”是一等一绝学,其练到最后的威能比李静轩现在所会的两套剑法还强大许多,但这并没有什么用。因为“烘炉掌”强大是需要不断钻研琢磨,将天下各种掌法招数,刀枪剑戟的功夫都融合其中的,它需要的是更多的拼斗。

而药神谷求的是静,练得是药,行的是医,又哪里能有那么多拼斗的机会?虽然这些年,药神谷中的某些人已经尽力在转变这个情况,但这种的转变所承受的压力也是很大的,宗门里很多人反对进行这样的转变,他们认为这样与药神谷立派的宗旨不合,而宗门外的人对药神谷逐渐的咄咄逼人也甚是反感,他们不喜欢又一个盛气凌人的大宗门出现。在这种情况下,药神谷的人也是很犹豫的。

当然,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还是说道眼下吧!在胸口挨了这么一剑之后,独孤舞沉默了半晌,最终蔫了下去。他不蔫不行啊。因为他发现自己现在还打不过对方。或许,自己所练“烘炉掌”的精妙并不在对方之上,但那有什么用呢,自己的身体跟不上啊!

凭一双肉掌和人家凌厉无双的剑气抗衡,这根本就是做不到的事情。自己只是一个打坐养气的修士,可不是那种打熬筋骨,将自己练得犹如钢筋铁骨一般的武者,自己的身体的元气罡劲,也就只有那样的水平——比一般的修士浑厚一些,挡得了小自己一阶修士的刀剑,却防不了和自己一般水平剑客的利刃啊。

自己所会的都是拳脚功夫,并没有别的兵刃,而自己本身的拳脚又无法真切的和人家的刀剑抗衡,这自然让自己的行动很是受累。这样的受累,让自己最终饱尝败局,便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总之,自己不如对方,这便是眼下的事实。

对于这个事实,独孤舞很是腻味,但不得不接受。他不是没有想过彻底和李静轩搏斗,征战到底,但是他自己计算过那样的结果,最终得到的结果是——自己很有可能会死。

打下去会死,那独孤舞自然不敢继续打下去了。他和李静轩争斗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自己以后再宗门能够活得更好一些,所以才来拉拢自己小师弟的一家么?这根本是为了利益而战。

为利益而进行战斗,最关键的一点是必须要保证利益的有效性。为了利益而搭上自己的性命,那实在是最愚蠢也不过的事情了。毕竟,只有活着,才能享受利益。若是死了,再大的利益也是给别人享受。独孤舞不是傻子,这一点他看得十分通透。

既然打不过,那就不要打了。

在沉默了许久之后,独孤舞最终低下了头:“我输了……这一战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我会继续努力的,但是现在我不是你对手……所以这件事情还是按照你的决定来办吧。”独孤舞低着头,小声的说道。他的声音很是细微,话语中充满了沮丧的意味。

“我等着你!”看到独孤舞还有些不服气的模样,李静轩冷冷的笑了笑,手中的长剑往空中一抛,身形随之一晃,正好让飞向天空的利剑回归他背上的剑鞘。这一刻,他是大气的,也是不惧挑战的。他明白独孤舞的弱究竟弱再什么地方,他相信独孤舞回去之后肯定会弥补这些薄弱的环节,但是他不怕……因为他肯定在独孤舞进一步强大起来的同时,自己也会进一步强大的。

“我能赢得了你一次,那我也就肯定能在接下去的日子你继续赢过你。因为我也是会进步的。”李静轩如此自信的念叨着,一时间他的身上洋溢着异常强大的气场。

这个气场是如此的磅礴有利,令高明和曲英都不由自主的愣了一愣。随后,他们才会意过来,李静轩和独孤舞之间的战斗已经结束,李静轩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没想到啊!”面对如此的结果,高明一下子沉起了脸。他本以为独孤舞能够给自己带来好消息的,但不想独孤舞居然败也败在了李静轩的手中。

“看不出来啊!那个独臂小子居然有这么厉害?”独孤舞的失败让高明很是吃惊。他甚至有些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但事实就事实,这客观的存在根本就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无论高明自己究竟是否愿意接受,独孤舞的失败都是明白着了。

没有办法的高明苦着脸肖想了好长一会,最终抬起头来朝着曲英。

“你究竟想得到些什么呢?”高明苦涩的问道。

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屈服。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他若是不屈服,那最后等待他的结果并不会有任何改变。因为独孤舞已然不会再护着他,甚至独孤舞为了保证自己守信名声会朝他动手。愿赌服输,独孤舞既然和李静轩相约了要通过比试来决定自己偿还债款的方案,那在相应的誓言之下,无论是输是赢,两人都必须遵守相应的决定。

眼下独孤舞输了,那就必须承认并维护这输了之后的结果。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从一开始,高明的债务就不是他自己可以决定的事情。此时,能够维护他的独孤舞失败了,那掌理他最终偿还的决定的也只有本身就是来要债的曲英一方。这一点李静轩明白,独孤舞也明白,曲英和高明更是明白得不了。

为了击败独孤舞,李静轩也是拿出了他十成十的本事。

“好凌厉的剑!”眼见李静轩的锋芒如雷霆霹雳一般,转眼就在自己的身前洒出一片耀眼的辉煌,独孤舞心中暗道不好。虽然他的手中的“烘炉掌”一直运使不停,重重奇招杀决也不住的玩李静轩的身上拍去。可以说他在一开始就已经关注着李静轩的种种。他一向以为自己已经把李静轩看得很高了,但他却绝对没有想过,李静轩一旦真正的运使剑法来,其展现出来的实力还是令人胆战心惊的。

剑锋飞扬,剑气如霜,那层层寒光剑气令他心中惊悚万分。他正待抬掌抗击,却在恍惚间感到一股冰冷森然的杀意直入心灵深处。接下来,他眼前一花,便瞅着有十几道剑光刺杀过来,其剑招之精妙,简直前所未有。不过是刷刷的数剑,就将他击出掌风皆尽挥洒切割得七零八落了。

“该死,这叫李静轩的家伙怎会有如此的剑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天下间怎么又如此无声无息的出了这么一个年轻的用剑高手,竟然……竟然比我这大宗门出身的天才还要厉害许多。混账,他这剑法快似雷霆,带着一发不可收拾的大气,简直令人无法可想啊。”独孤舞感受着不断逼近到自己身前的凌厉剑气,心中吃惊不已,他一边暗骂,一边不住的后撤。他不得不后撤,因为他心中的直觉在不断的向他发动警告,让他知道这剑锋究竟是多么的锐利无双。(未完待续。)

重庆五洲医院在线挂号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电话号码
贵州治疗癫痫是哪个医院
沈阳治疗牛皮癣方法
郑州哪家男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