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绝地墓师 第178章 琅琊

发布时间:2020-01-17 02:42:37

绝地墓师 第178章 琅琊

金锋石很快被卫惜朝吸入体内,戮种快速增强,连带着身体的强度也在稳步提升。

金锋石头逐渐消耗,卫惜朝的身体却还没饱和,可惜,没有更多的金锋石可供他吸收,戮剑种的伸缩强度超过一千好几倍,卫惜朝就拿那一堆灵纹剑开始....

时间一分一秒消失,原本堆积在地上的灵纹剑一干二净,卫惜朝盘坐在地上,地面石板不知不觉细密得龟裂出一条条纹路,那是被卫惜朝身体上的锐气所伤,这还是他没动用剑元的效果。

尤其是掌心皮肤流动着金属质感,原本有些单薄的身体也变得坚韧厚重起来,肌肉强劲。

那种力量感,是不动用体内的元力也能让他自信十分的。

突破中天位,身体也锻炼了,紫灵核等能量资源外练体,内润脉的也只有大龙士草了。

卫惜朝拿起厚重古朴感的灵株盒子,打开,里面的大龙士草有半壁长,但是很纤细....也就是存在感不强啊,没有重量,这人卫惜朝有些不满意。

好歹也是二十五积分啊,二十五个五档宝物呢!

长得这么单薄...不过上面这叶片倒是跟龙鳞很像啊....

整体就跟一条青龙摇头摆尾似的,虽然气息内敛,但是卫惜朝用手伊碰,就能感觉到皮肤上传来的些许触感,似乎体内的元气有些动弹。

果然是好东西!

卫惜朝本来以为自己没法将这些宝物吸收,不过仔细一看时间,竟然还有一些剩余!

似乎是因为突破中天位之后,他得吸收效率进步了许多。

因此比预计时间节省了。

原本一大堆的宝物,如今大龙士草跟墓石都还剩着。

卫惜朝是贪心的人,盘算了时间,还是果断将大龙士草塞进了嘴里....

——————————

时间如流水。

半天后。

曹旭在外面急得嘴唇冒泡,可也不敢打扰,就怕惊扰到卫惜朝修炼。

这眼看着上轩琅琊就要开始了....

轰!

忽如其来的震动气浪将紧紧关闭的外厅门直接震裂。

曹旭几人心惊,正要过去查看,却感觉到前头空气涌动,比平时粘稠的多,尘烟中,曹旭隐约看到里面的卫惜朝睁开眼。

这一眼,空间起了淡淡的风。

风如刀,锐利伤人!

卫惜朝低头看了下自己的拳头,感受着脑域内空灵自如的....感觉。

那种感觉就是他随便一念,便可进入魔种墓地,找到自己的主墓....大了一倍,而且上面附着了一层淡淡的金芒色,看起来逼格很不一样啊。

当然,排名也******到了黄级第十!

第十啊!

鹰眼跟瞬影直接跨入小成。

现在具体是什么实力呢?

玄月境不敢说,至少玄月之下,卫惜朝是有把握群战的。

“可惜,《双龙》没时间学...不过也差不多了,进去学吧”

卫惜朝走出后院,看向琅琊洞的方向。

上轩琅琊准确得说并不是一次竞技副本,而是一个冒险类活动,冒险所得是背后的大佬们关注的,个人输赢并不重要,卫惜朝也不在乎输赢,也没有一定要杀或者一定要阻拦的人,一切都只为利益而动。

自然,没有刻意的竞技流程,时间规划就是完全自由的。

这反而是他得优势。

当然,这也意味着在里面的生死最由不得人掌控。

————————

上轩琅琊洞外围早已人满为患,其实琅琊是座山,这座山不大不小,只是山峦起伏,绵延不定,乍一看给人威严锋利之感,洞口狰狞,回音茫茫,在外有一条二十米宽的大裂谷,下面风声赫赫,如刀似的。

从诸个城池赶来的人便说汇聚在此处,也没有什么主持人,就一个个团体,也意味着一个个势力,他们遥望着前方三十多米外的偌大洞口。

有人跃跃欲试,有人心机拨测,还有人....

柳长青,燕藏龙,窦寇等上轩大佬都在,还有叶煜跟鲁豫等上轩剑舞出了名头的剑客。

当然,这已经不单单是剑客的舞台了。

还有一些更强大的人冒出来。

散修,或者世界子弟。

这个世界素来不缺少强者,尤其是琅琊的进入条件比上轩剑舞还要范围大一些。

“魏老,好久不见啊,怎不见你们轩来晚的那位卫央天才来,莫不是走火入魔,死了?”

易下馆的顾大掌柜对于打击轩来晚素来不遗余力。

魏老目光瞥过他身后的高大男子,淡淡道:“如果你得愿望一直都如此美好,没准天上的神灵真的会保佑你”

顾大掌柜冷笑。

就这么看好那个臭小子?

“琅琊可不是临兵境的小喽啰可以参与的”

魏老不置可否。

倒是不远处的范棋等人表情有些古怪,事实上,他们也知道琅琊很危险,可被顾大掌柜这么一说,总觉得默默躺枪了。

“临兵境...呵!”鲁豫冷笑。

不远处,叶煜闭着眼休憩。

厉白杨一席白衣,风采逼人,似乎上轩剑舞失利的他已经找回了自信。

“看来第一馆主下了不少本钱给自己的儿子啊...桀桀,我们危险咯”

韩苏听到自己大哥身边的男子这样调侃到,可语气里的轻蔑太明显,他皱皱眉,这个人是武馆的管青阳,跟他大哥一样并列上轩才俊之首。

拳法全部学自窦寇,去年就已经是元士境中天位了。

跟他大哥相差无几,难怪这般轻蔑厉白杨。

不过在同一个年纪的话,官青阳也的确比厉白杨优秀一些。

他大哥也是。

只是比起卫央....

“苏小子,听说你跟那什么卫央很熟?”

对面走来一个光头的青年,也属于他大哥那个年纪,似笑非笑的,“阿,那小子可不一般咯,天赋很高啊,16岁就临兵大天位了....韩枫,你这弟弟可勾到一个了不起的绝世天才”

说着便是哈哈大笑,让人十分不舒服。

韩枫挑眉,淡淡道:“小孩子的事情而已,值得齐豫你这么上心?若是如此,我也只能可惜你得眼界如此低了”

齐豫嗤笑。

这三人是上轩本土年青一代的榜样,年纪都在30左右,却都已经上了元士镜中天位,算是天赋不俗了。

当然,除却这三人之外,魏柔还看到易下馆的人。

“是隆光,还舍得,竟然笼络到隆光,之前并未得到消息”魏柔嘀咕着,却没从自己爷爷脸上看到惊讶之情。

早知道了?

隆光是元士境大天位,而且是大天位巅峰,年纪正好卡在三十五岁,一出现就让韩枫等人十分戒备。

“重点从来不是上轩内部的人...反正今年这一届不俗”

魏大掌柜缓缓说着,目光瞟到不远处....

谢家。

谢轻沥双手负背,身旁是两个让人认不得、但是一看就知道不简单的人物。

卫惜朝到得不声不响,可不少人都看过来,目光诡测。

魏柔看到卫央到了,心里略放松,嘴里却不放过:“这么慢,生孩子去了?”

卫惜朝微笑:“这都被你知道了...莫不是孩子是你的?”

去你的!

魏柔嗔了卫惜朝一眼,“呦,还是跟水月一起来得呢”

她可看到了,那水月是在卫惜朝后面到得。

“是吗?”卫惜朝早已知道后面是水月的马车,不过男女交情有限,那马车附近又有不少人献殷勤,他就没回头去打招呼了。

不过魏柔这一说,他转头看去的时候刚好对上水月看来的目光,水月略一颔首,笑容温和,卫惜朝也笑了下,回以作揖。

“交情不错?劝你先把心思收回来,看看那边”

魏柔提醒卫惜朝。

卫惜朝环顾周遭,韩枫这些人,还有谢轻沥都入了眼,当然,还有他没料到的人物。

“连环子羽?他也来?”

“为什么不能来....”魏柔反问。

卫惜朝挑眉,看到连环子羽陪伴着的谢韵,不由轻笑了下。

陪伴心上人?的确是很光明正大的理由。

“奇怪,谢家的人来了,卫家的人还能不来?至少也得过来看看情况吧”

“别说了,他们来了”

卫家的人来的很少,显然不必谢轻沥来的有分量,大概是因为年纪不合适...

“卫家那个能跟谢轻沥比肩的,正在江南域,哪里有时间过来...”

诸人谈论着,卫惜朝却从卫家这不太强势的团体里面看到了几张熟悉的脸。

其中一个就是宋云平,时隔一年,卫惜朝对他的记忆并不来自那驿站,而是年少时....

卫家子弟对年幼的卫惜朝羞辱还可算得上正常,可宋云平这个卫家家臣子弟也能带着一群人对卫惜朝各种陷害羞辱,对原来的卫惜朝造成很大的心理阴影,怨恨也很深。

当然,对于他而言,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人弱被人欺,跟对方是什么身份没区别。

可一旦强大起来....某些仇还是要找回来的。

卫惜朝的目光从稳重的宋云平身上跳过,掠到其余卫家人身上,很快判断出这些人都是卫家那位家主的人马。

卫惜朝双手交叠,眼底昏暗不明。

卫家到了。

一谢一卫,像是打擂台,谢韵神色淡漠,目光一扫,从卫惜朝身上自然而然滑过,落在不远处走来的一群人身上。

这是一个面容俊俏的青年,他手指勾着扇子,很是轻松自在,身后有一群高手。

这人是谁?

卫惜朝看到连环子羽跟谢轻沥等人走过去,齐齐行礼。

“世子”

世子!

“免礼”青年漫不经心得说,随手将扇子打开,山水画,右下角的族徽若有若现,卫惜朝只看一眼就心里一咯噔。

青云侯府。

世子印。

这人是青云世子?

这在大雍也算得上一大人物。

青云侯府是谢轻沥等人的后台?

那么卫家后面必然也差不多的人马。

卫惜朝瞥过宋云平等人,忽然在那个不起眼的男子身上顿了顿,洞察开到最敏锐的地方....

一瞬,那男子抬起头,目光锐利...可惜并未察觉到痕迹,只从卫惜朝那边的人看了几眼,再闭上眼。

“来了”

魏老爷子忽然开口。

许多人都安静了下来。

前头无声无息多了五个人。

这样的实力,玄月?

一个穿着官服的威严男子,一个穿着黑衣的佩刀老者,还有一个孔武有力的虬髯汉子,还有一个斯文俊俏的青年,然后,便是一袭月牙袍子的女子。

最显眼不外乎那个女子。

哪怕她背对着诸人,那身影修长绰约,让人侧目流连...

直到那官服男子蔚然道:“几位,这一届倒是难得,几位几人都来齐全了“

这几位都是谁?

卫惜朝只知道女的是轩来晚的楼主。

轩来晚的人已经齐齐行礼,而易下馆,武馆...还有水月等一品轩的人也弯下腰。

官服男子是上轩城主的第一心腹宴军,也被称为都统,在上轩身份仅次于城主。

佩刀老者是易下馆的馆主易云。

虬髯汉子是武馆馆主郝连龙。

至于斯文俊俏的青年就是一品轩的轩主了。

最后是轩来晚楼主。

这几人的确是上轩城的权利主宰者。

对于宴军的调侃,郝连龙一咧嘴:“宴军,你这话可是暗示什么?”

宴军目光一闪:“还需要暗示,诸位心知肚明而已...”

他转过身。

“....今日琅琊开启在即,本官秉承城主谕令,监管此次琅琊公正,决不可放任何不遵循规则的人进入,若有冒犯着,上轩城主府必然将之杀无赦!”

声音雷雷,震入在场所有人耳中。

“现在,你们可以进去了,满足条件者,都可以进去,生死不论!”

几个势力的大佬都召了自己的种子选手...

卫惜朝看到轩来晚楼主还在看着琅琊洞那边,她甚至都懒得看这边,也不搭理轩来晚的人...

魏大掌柜清点了下人,代劳进行进入琅琊洞前的最后一次精神鼓励。

“高晟,赵月,许念剑....卫央,你们十个人进去.....我不管你们的生死,只要你们带出来的东西有价值,你们就有价值”

“过去吧”

卫惜朝来到裂谷边上,看了下下面的无尽深渊,才看一眼,高晟就已经跳过去了,这人是轩来晚名义上的第一种子,元士境大天位巅峰,当然心高气傲,而赵月跟许念剑都是中天位巅峰,没他那样的傲性,倒是对卫央这个超级新锐笑了笑,然后跳过去....至于其他人,对卫央都比较冷淡,因此造成卫央一低头一抬头,人就已经全过去了。

“哎呦,被轻视了啊”轩十三乐的取笑卫惜朝,他可是知道这小子厉害的,真想知道这些轻视卫央的人,知道他不是16岁临兵,而是16岁元士大天位之时的表情...

很多很精彩。

“眼力真好”卫惜朝不置可否,正要过去,忽然听到一道声音。

“卫央”

这声音很美。

不少人都下意识看向那位轩来晚城主,刚落在对面琅琊洞前的赵月等人也是一怔。

难道城主....

高晟却是头也不回。

卫惜朝哪里会在意他,走到轩来晚楼主边上。

也不是第一次跟这个女人对话了,他一转头就看到楼主....她脸上带着一个面具。

他愣了下,不过很快回神,听到楼主说了一句话。

“你知道什么是琅琊洞?”

这什么问题。

卫惜朝:“知道”

“说”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洞,这个洞死了多人,所以埋了宝,这个宝很多人想要,于是又死了很多人,然后又埋了宝.....”

周而复始。

楼主面具下的嘴角动了动,目光幽幽得看着他。

“那个宝是月牙模样,上面有古文,极有可能在叛军首领尸骸身上”

“替我把它带出来”

“卫家毁或者夺,我都可以给你”

好大的手笔!

卫惜朝感觉到这些声音都被控制在一个范围内,其余人显然听不到。

这个楼主恐怕不止玄月啊。

“楼主叫我过来,又跟我说这样的花,不怕那些人把我当靶子吗?”

他已经留意到不少人在关注他了。

“虚虚实实而已....不用高估卫央这个人在他们心里的价值”

言外之意就是不知道城之事的其他人再高估他也不会将他列为琅琊洞的有力竞争者。

“那城主现在是在高估我?”卫惜朝说。

“是以前低估了”楼主淡淡道。

这女人看穿他现在的真正实力?

难怪忽然着重跟他谈条件,恐怕是看好他,而且也极为看重那琅琊洞里的东西。

“楼主放心,在我性命之外,我会得,只是到时候我要什么,恐怕还得另提”

说完,卫惜朝就准备跳过去了,当然,他还是补了一句。

“还有,很荣幸之前楼主见我的时候没有戴面具”

说完就跳过去了,仿佛怕楼主找他算账似的。

话说,这是调戏本楼主?

楼主看着他走进琅琊洞,面具下的眉梢上扬,嘴唇略微动了动。

刚进琅琊洞的卫惜朝脚下踉跄了下。

因为那句话是——你怎么知道之前我那张脸就是真的?没准我是男人。

————————

西安市阎良铁路医院
泰兴市第三人民医院
成都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杭州治白癜风疗法
太原治疗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