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盗墓笔记续9 第三十四章 (下)

发布时间:2019-10-12 21:04:29

盗墓笔记续9 第三十四章 (下)

他问完,闷油瓶没答话,但紧接着,他突然转身,速度极的奔了出去,如果非要找一个形容词,那么他奔腾跳跃出去的一瞬间,就如同一只消瘦的山鹰,猛的就窜入了黑暗里。

他要跑!

我脑海里嗡的一声,脚步一抬就准备跟上去,紧接着,那扇黑色的木门砰的一声被关上了,将我们阻隔在外。

胖子惊道:“小哥太不够义气了。”说着,胖子要去撞门,一扇雕花的木门,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然而胖子一撞,木门纹丝不动。

他有错愕,旋即伸手敲了敲木门,听声音道:“这好像是……黑窨子?”

又是黑窨子?

我忍不住骂娘,***

,张家人有没有这么大的财力?我一直以为,这栋黑色的冒牌古楼,是在外表唰了黑漆,然而现在仔细一观察才发现,根本就是木头的原色,而且木制坚硬如铁,敲击之下,发出一种似木非木,似石非石的声音。

这种木头,尸身入殓其中千年不腐,腐后百虫不生,为四大神木之一,向来是天价,但是这里……却用它来做门?

过去的人,要想将黑窨子做成棺材,都是用阔口大斧才能砍断,而我们别说大斧,连一柄柴刀都没有,每人手中,只有两柄匕首。

唯一的刀是闷油瓶的青铜刀,我相信,那柄能将粽子砍成两截的刀肯定能够对付这黑窨子,但问题是,闷油瓶走了,他把我们挡在了门外。

胖子见我神情沮丧,便不死心的又撞了几次,拿匕首在门上狠戳了几下,试图挑战古人的权威,但很遗憾,木门纹丝不动,匕首在上面,也只留下了一道潜痕。

我站在木门外,一时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片刻后,我听见里面传来了响动声,咔咔咔,似乎是什么机括在运作。

闷油瓶果然是知道机关的!

我脑海里冒出这么个想法。

胖子问道:“这事儿你做主。”我咬了咬牙,一边是过命的兄弟,一边是二叔,我该怎么办?

片刻后,同子出声道:“爷,我去。”

一开始我没明白他什么意思,但随着他手指的方向,我明白过来,摇头道:“你一个人,第一次下斗,不行。”

同子倔强的抿了抿唇,道:“爷,我们下斗是为了帮忙,不是为了拖后腿,你们在这儿等张爷,我和老鼠先走一步。”灰老鼠挣扎着爬起来,故作轻松,道:“吴哥,真没事,也不是什么大伤,我们下斗就是为了救二爷,我们一直拖后腿,这不是我们的初衷,您要是信任我们,就让我们先走一步。”

我还在犹豫,现在的情况,我根本下不了决心,放弃二叔,不可能!但闷油瓶……我想起他刚才说话的神态,总觉得是一种很不好的预兆。

同子是个很稳重,同时也很倔强的人,在我考虑这片刻间,他又提醒道:“那个声音还在继续,爷,您让我们去吧。”胖子后看不下去,直接替我拿主意,道:“袋子里有药,别省着了,该用的都用上,吃喝弄饱,你们两个去,沿途留下记号,如果见了吴二爷,带我问好。”

同子看了下我,估计还要征求我的意见,胖子直接踹了他一脚,道:“看什么看,胖爷决定的事,他不敢追究。”同子一咬牙,抄起打捞袋,跟灰老鼠朝着那条四四方方的墓道奔过去,很消失在了墓道中。

半晌,我才呼出了一口气,苦笑道:“胖子,谢了。”

“你要谢我的地方多了。”胖子顿了顿,道:“下了斗就要有拼命的准备,胖爷我相信你,当初你肯带他们两个下来,就是已经做了这个准备,再说……这俩小子虽然是第一次下斗,但都还算机灵,胖爷我一路没少指点他们,出不了大事。”

我点了点有,便开始与胖子研究怎么进入古楼的方法,除了这扇门,我们将其余的地方都敲了一遍,随后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这整栋张家古楼,竟然都是黑窨子,可谓堪比铜墙铁壁了。

后我和胖子对视一眼,不由苦笑。

古楼内部那种咔咔咔声,持续响了很久,接着便是死一般的安静,片刻后,我感觉到楼顶的地方,传来了一种颤动,一直持续了很久,我和胖子一直站在下方的回廊处,抬着头,眼睛也不眨的看着上面,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从上方的细缝中,漏下了很多东西,胖子瞬间扯了我一把,将我扯到了墓道的入口处。

片刻后,掉下来的东西越来越多,如同在下黑雨一样,细细长长的,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待我自己观察后才发现,竟然是一种细长细长的虫子,体型特别小,当只有一只的时候,你几乎很难留意到它,但此刻,从模板间的细缝里,却漏下了很多,逐渐将地上铺上了一层蠕动着的黑色地毯。

我瞬间就想起了灰老鼠肚子里的东西,难道就是它们?

于是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片刻后,古楼的震颤越来越大,我几乎怀疑,它会不会就这样倒塌了。那个挨千刀的闷油瓶,究竟在里面做了什么?

那些虫子只在古楼的范围内蠕动,也不往墓道里来,大约这里曾经涂过什么驱虫的东西,又或者是古楼里有什么特殊物质在吸引它们,就在这时,上方的黑窨子,猛的掉下了一块,瞬间就被那种细菌虫爬满了。

我愣了一下,捂着口鼻上的布料,忍不住探出头看,只见上方露出了一个长方形的洞口,紧接着,一个人头探了出来,一看见他,我就叫了:“小哥,我们在这里。”

闷油瓶猛的将目光探过来,眼中有着明显的错愕,一向平淡的眼神里,隐隐有些波澜,我心里一乐,心说你小子,这下子感受到组织的温暖了吧?

谁知就在这时,闷油瓶噗的吐出一口鲜血,血液部浇在了二楼的回廊上,那些黑色疑似细菌虫的东西,瞬间就退开了,露出了很多空间。

胖子倒抽一口凉气,道:“不好!上面有个厉害的粽子把小哥打伤了!”

闷油瓶喷出一口血,抿了抿唇,似乎在强忍着什么,紧接着,他的头又缩了回去,片刻后,又一块木板掉了下来,大约是被闷油瓶的青铜刀砍断的,露出了一个可以容一人通过的路口。

闷油瓶从那上面跳了下来,身形几乎踉跄了一下,看起来伤得不清,但奇怪的是,我发现他的身上,并没有多什么外伤,那他为什么会吐血?

闷油瓶下来之后,回头望了一眼顶不到的大洞,似乎在顾忌什么,眼神闪动几下,突然又转身,走到了那扇黑窨子门前,他手起刀落,没几下就将整扇门拆了下来,随后走到洞口的下方,手臂发力,将门板缓缓往上推,似乎是想将自己开出来的那个洞口给堵住。

然而就在这时,从洞口处,伸出了一只手。

那是一只活人的手,看了数尸体,我发现自己已经能很辨别出活人与死人的区别。

那只手力道似乎很虚弱,手的主人,似乎正在朝那个洞口爬过来。

我连忙喊道:“小哥,还有人。”

闷油瓶看见那只手,一向淡漠的神色起了一丝波澜,他道:“不是人,是粽子。”随后一发力,将洞口彻底堵住了。

不,确切的来说,由于形状的问题,门是法将上面的洞口完堵住的,但闷油瓶采用的是斜插的方法,因此大程度的将洞口堵了三分之二,如果上面有人或者是有粽子,别再想从这里出来。

我愣了一下,心里不住呐喊:不,那是个人,不是粽子。

闷油瓶为什么骗我们。

胖子不知有没有留意到这回事,他是一脸喜色,待闷油瓶走进墓道后,便道:“小哥,你这宝刀是从哪儿弄来的,简直就是倒斗界的神器,赶明儿我也去试试运气。”

闷油瓶喘息的比较厉害,脸色苍白,摇了摇头,道:“不宜久留,走。”

n

来宾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台州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赤峰癫痫病
来宾治疗牛皮癣费用
台州妇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